• <center id="ummur"><em id="ummur"></em></center>

    1. <th id="ummur"><sup id="ummur"></sup></th><center id="ummur"><em id="ummur"></em></center>

      <code id="ummur"></code>
        <dfn id="ummur"><progress id="ummur"><delect id="ummur"></delect></progress></dfn>
        行業動態
        57億元保險賠償代位求償糾紛二審 現代財險、人保財險等反成被告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732
        發布日期:2019-03-01

        導讀:SK海力士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案于2月21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開庭。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最高人民法院獲悉,SK海力士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案于2月21日上午9點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開庭,案號:(2018)最高法民終1334號,該案件當日同步在中國庭審直播網進行網絡直播。

         

        從庭審來看,涉及到的爭議問題比較多,如:保險人代位求償權行使主體問題,事故直接損失和擴大化損失問題,保險人訴請金額問題,本次火災事故的成因問題,SK海力士半導體(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力士中國”)訴訟地位以及是否負有事故責任等。

         

        但最核心的問題是,被保險人海力士中國和成道建設(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道公司”)之間的侵權關系,即成道公司是否承擔本次火災事故責任以及責任比例問題。

        案件溯源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公告顯示,上訴人為成道公司、海力士中國;被上訴人為美德勝公司、現代財險、人保財險、太保財險、大地財險和樂愛金財險等五家保險公司。

         

        回到事件之初,2013年8月1日,現代財險、人保財險、太保財險、大地財險和樂愛金財產保險(中國)有限公司等五家產險公司共同承保了海力士中國的物質損失一切險及營業中斷險,總保險金額為81.01億美元。五家共保公司又分別通過合約分保、臨時分保等方式,進行了相應的再保險安排,再保險人涉及境內14家直保公司、6家再保險公司和多家境外再保險接受人。

         

        2013年9月4日,海力士中國 江蘇無錫新區工廠發生火災,造成重大損失。該賠案估損金額約9億美元,最終賠付8.6億美元,為國內財產險市場單筆損失金額最大的賠案。

         

        五家保險公司認為在承擔保險賠償責任之后,依法享有代位求償權。所謂代位求償權,是保險人在將保險賠款償付被保險人時,被保險人依法轉移給保險人的某些權利。此種權利僅限于財產保險。

         

        五家保險公司以成道公司和美德勝公司為被告,以海力士中國公司、海力士中國無錫公司為第三人,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訴訟請求:成道公司賠償五家保險公司3億元及利息;美德勝公司對成道公司的上述本金及利息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

         

        一審判決支持了五家保險公司對成道公司本金的訴訟請求,駁回了五家保險公司對成道公司利息的訴訟請求和要求美德勝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成道公司、海力士中國不服一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承包商責任成交鋒焦點

        記者注意到,在本案中,海力士中國作為原審第三人,并非此前公告顯示的原告參加案件訴訟。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在一審未判決海力士公司承擔民事責任,而且判決認定部分也沒有影響其實體權利的情況下,保險代位求償的權利已讓渡給了保險人,作為原審第三人的海力士中國無上訴的權利。

         

        各方爭議的焦點也主要圍繞承包商——成道公司彼時的責任展開。

         

        成道公司代表在此次上訴庭審中表示,其施工行為與火災巨大損失有四個地方因果關系斷連。如發生小火苗后,現場卻沒有找到滅火器,如果海力士中國沒有違反國家的強制規定,現場如果找到滅火器,第一時間就能把這個小的火苗撲滅,不會發生火災;幾分鐘后,小火苗沿著酸性氣體的排風管道一直燒,這個排風管道海力士用的是可燃的玻璃缸,所以導致能燒著,如果按照國家標準用不燃材料,這個火燒一天也不會把酸性氣態排風管道燒著等。為了說明因果關系,在庭前會議,成道公司還抬出一個廠房模型作為說明的證據。

         

        保險公司方代表認為,依據公安消防部門所做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以及公安機關在火災之后對于現場的查勘形成的查勘報告和對相應當事員工以及負責人所形成的相應筆錄等,就保險事故發生的原因而言,即管道連接錯誤導致了氫氣遇到電火花產生了爆燃,上訴人成道公司是負有全部的責任。如果這些消防認定書和報告,和上訴人成道公司所舉證的證據發生了沖突,那么按照相應的證據規則,《民訴法》的司法解釋以及《保險法》的司法解釋二,公文書證應該優越于一般書證,上訴人成道公司所依據的是屬于間接證據。

         

        “成道公司五個過錯都是有著直接的證據,如對于相應的如此精巧和復雜的一個配管工程,成道公司理應選用具有相應的經驗和資質的人員參與。但是成道公司相應的人員已經明確承認其就使用了一個所謂的‘小工’來進行錯誤的連接,并且在連接之后,居然在氫氣管線上掛上了氮氣的標牌。”保險公司方代表說。

         

        至于其應承擔的責任,成道公司方代表表示,一個18萬元的工程,進入復雜現場,是不可能預見到自身的一個行為會造成如此巨量的損失的。

         

        海力士中國方代表認為,其委托成道公司作為唯一的配管服務商,成道公司連接錯誤沒有通知,不做氮氣吹掃,擅開閥門,一系列的錯誤導致了事故。

         

        記者注意到,該項目最終保險賠付57億元,但是保險公司并沒有主張全部追償,只主張了3億元。保險公司的代理律師稱,考慮到本案如果整個進行追償,訴訟費用會比較大,而且對于被追償的對象,包括成道公司和美德勝公司,由于其資產情況也存在著如果生效的法律判決能夠支持其請求或者部分請求,能不能得到強制執行的問題。

         

        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爭議

        除了成道公司的責任確定爭議之外,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的權利歸屬也有待厘清。

         

        記者注意到,海力士中國公司項目的保險,經過再保險分攤賠款后,五家直保公司90%以上的份額都進行了再保險安排,雖然五家保險公司賠了57億元,但最后通過再保險攤回了絕大部分賠款。

         

        那么,通過再保和分保之后,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的權利到底屬于直保人還是再保人,還是分保人?

         

        成道公司方面認為,這個涉及到案外人的權利,因為實際支付款項是案外的其他再保險公司,這個不能由本案的五家直保公司來統一替他們行使之后再攤回。在各個國家對于再保險人之后由誰做原告直接主張權益是有巨大分歧的。其認為,應當由再保和分保人直接行使代位求償權,而不應當由直保人行使這個權利。

         

        保險公司的代理人稱,本案在起訴之前由所有的保險公司以及在保險公司背后的再保公司共同開會做出了一個實時代位求償的決議。此外,此舉在保險業界和在國際上早就是一個慣例,如果在這個案件里面代位求償成功,能夠挽回部分保險金的損失,保險公司也會按照其和再保險人之間的再保合同的相應規定,對再保公司的當時給付的再保險金予以相應的攤回。

         

        目前,該案件暫未宣判。審判長賈清林在庭審接近尾聲時表示,畢竟案子比較復雜,盡可能慎重。多位保險業內人士認為,本案的二審判決結果對以后解決保險人代位求償案件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和意義。

         

        對于未來的判決結果,本報將持續關注。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宋文娟

         


        協會簡介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萬年歷   |   返回首頁
        浙江省漁業互保協會版權所有 浙ICP備12013954號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